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新聞研究

 

構建中國特色新聞學話語體系

作者: 葉俊 發布時間:2017-05-05 10:16:0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綜合國力顯著提升,已走向世界舞臺中央。但是,我國哲學社會科學在學術命題、學術思想、學術觀點、學術標準、學術話語上的能力和水平,與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還不太相稱,新聞學、傳播學學科同樣如此。近年來,新聞學學科雖然取得了重大發展,但“新聞無學論”或用其他名稱取代新聞學的聲音仍時而有之;傳播學發展紅紅火火,但傳播學基礎理論幾乎全部是引進西方的,而且即便是西方傳播學經典理論,也多數并非由傳播學者研究而來。面對一個需要理論而且能夠產生理論的時代,中國新聞學該如何發展,成為專業學者必須思考的課題。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的提出與構建,正是在社會發展與學科發展的辯證關系中被提上議程的。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建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的呼聲出現,到目前為止,這一理論體系仍然處于探索之中,在學術命題、學術思想、學術觀點、學術標準、學術話語上仍有很長的路要走。本文從幾個關鍵概念入手,希望能夠為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話語體系提供一些思路。 

堅守“一個核心” 

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是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話語體系的核心,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之“魂”。在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話語體系中,馬克思主義新聞觀不能缺席,否則就不符合中國國情,更無法指導新聞工作的開展。 

這首先是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事業的性質決定的。我國新聞事業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新聞事業,是黨和政府的“耳目喉舌”,并非企業機構。在這一點上,必須認識到新聞事業的屬性中西有別。關鍵是,作為“社會公器”的新聞事業,究竟是掌握在一個人民的政黨手里更好,還是掌握在企業化媒體里更好,抑或在一個基金會控制之下更好。這是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話語體系時,必須闡釋厘清的問題。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新聞事業始終堅持著黨、政府和人民的“耳目喉舌”功能,扮演著傳遞黨和政府大政方針和反映人民群眾呼聲的角色。把馬克思主義新聞觀作為核心,就是要使新聞事業能夠不被個人、財閥所控制,為黨、政府和人民的利益服務。 

社會主義新聞事業的基本屬性,要求必須堅持“黨管媒體”的原則,堅持“黨性”原則,這也是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的核心所在。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領導者,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一部分,社會主義新聞事業自然要在黨的領導之下,“黨管媒體”是保證社會主義新聞事業發展方向的必然。從這個角度看,馬克思主義新聞觀自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的核心。 

如何堅持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并使之貫穿于新聞工作的始終?這就要求把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納入新聞學教育之中,要在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指導下,完善新聞院校的新聞教學體系和教材體系;而對新聞工作者而言,要把堅持黨性原則和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作為基本前提。 

鑄牢“兩個基礎” 

政治導向與職業倫理是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話語體系的兩個基礎。有些人認為,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是政治要求,不是新聞理論,因此,以“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為核心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也是一種政治要求,不能稱為理論。這種觀點是荒謬的。 

必須承認的是,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具有政治屬性。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的核心,而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的核心是黨性原則。換言之,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話語體系,黨性原則占有重要位置。但需要注意的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作為一門學科,其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就必須有理論內涵。黨性原則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話語體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這一話語體系卻不能只有簡單的政治要求。 

事實也的確如此。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在政治屬性之外,已涵蓋了世界范圍內新聞工作者公認的基本原則和基本倫理。在馬克思主義新聞觀中,新聞事實、新聞真實、新聞客觀公正、新聞自由、社會責任都是重要內容,而這些內容是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和西方新聞觀都普遍認可的基本原則,是新聞工作必須遵守的基本倫理。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話語體系而言,需要對這些新聞理論的“共識”進行創新,要體現繼承性、民族性,體現原創性、時代性,體現系統性、專業性。 

政治導向和新聞工作的基本原則、基本倫理,共同構建起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從而成為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新聞工作職業倫理。對任何一個行業而言,職業倫理都是保證行業公信力,推動行業發展的基本前提,社會主義新聞事業的發展同樣如此。 

認清“三大關系” 

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話語體系,必須認清楚三大關系:新聞與政治的關系、馬克思主義新聞觀與西方新聞專業主義的關系、新聞自由與社會責任的關系。 

首先是認清楚新聞與政治之間的關系。新聞與政治關系十分密切,這一點是有共識的。關鍵在如何處理新聞與政治的關系上,中西方新聞學話語出現不同。馬克思主義新聞觀認為,新聞與政治的關系是十分緊密的,新聞具有意識形態屬性,因此明確提出黨的新聞工作必須堅持黨性原則。但是,強調黨性原則的新聞事業,正如列寧所言,不是“與無產階級總的事業無關的個人事業”,而是“整個無產階級事業的一部分”,是黨的偉大事業中的“齒輪和螺絲釘”。在西方新聞事業發展史上,新聞與政治從來是形影不離的。只不過,自19世紀末政黨報刊結束之后,新聞與政治的關系開始隱匿化。盡管標榜“第四權力”和“獨立”、“自由”,但西方媒體從來沒有脫離其政治立場。例如,美國總統大選時,美國主流媒體的態度可見一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話語體系構建,首先必須深入剖析這組關系。 

其次是認清楚馬克思主義新聞觀與西方新聞專業主義之間的關系。有些人把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和西方新聞專業主義對立起來,甚至推崇西方新聞專業主義,這是一種不準確的理論植入。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既強調新聞工作的政治導向,又強調新聞工作的職業倫理,是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新聞工作倫理。而根據《美國新聞史》作者埃默里父子所言,西方新聞專業的產生與發展,是新聞界與政治之間妥協的產物,其在新聞界與公眾之間、新聞界與總統之間、新聞界與利益集團之間尋求生存空間,避免其政治立場受到質疑進而影響媒體的公信力。有些人帶著強烈的主觀感情色彩有選擇性地將西方新聞專業主義植入中國新聞學理論,并未完整闡釋其本質,才最終導致西方新聞專業主義與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的對立。事實上,馬克思主義新聞觀與西方新聞專業主義之間在對新聞事實、新聞真實、新聞客觀公正、新聞傳播規律等的認識上是一致的;不同的是,西方新聞專業主義通過概念化手段把新聞與政治之間的關系隱藏了起來,而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則旗幟鮮明地把這組關系擺在了桌面上。 

再次認清楚新聞自由與社會責任之間的關系。新聞工作需要自由,新聞工作也需要承擔社會責任,這是中西方新聞理論都認可的。但在兩者之間的關系上,中西方新聞理論有一定區別: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的話語中,新聞事業是黨和人民的事業,必須以社會責任為第一,新聞自由是建立在承擔了社會責任的基礎上的;在西方新聞理論中,媒體首先是獨立于政黨和政府的,媒體和企業幾乎沒有區別,社會責任只有在其充分發展起來后才能提上議程。這里有個核心問題,西方新聞理論在形式上把媒體獨立于政黨和政府當作新聞自由的核心,至于其具體新聞業務是否受到政黨、政府的干預,是否受到大財閥和廣告主的控制,是否有本國利益至上的自我審查,均被有意地淡化處理了。如此看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是更為全面闡釋新聞自由、社會責任及其關系的,并未作虛偽掩飾。 

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強調,要按照立足中國、借鑒國外,挖掘歷史、把握當代,關懷人類、面向未來的思路,著力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在指導思想、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等方面充分體現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的建構,首先要在話語體系上創新,而這個創新的前提是認清一些基本問題。本文正是基于這一出發點進行的探索。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