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學界焦點

 

試論中國數字報業2.0

作者: 呂尚彬 發布時間:2015-07-07 21:39:00 來源:中國報業

在媒介融合與媒介資源重組的進程中,改變報紙的力量不斷加速,中國數字報業2.0時代正在到來。

數字報業2.0的四個特征

如果我們以2014年為界線,可以看出中國報業數字化進程的顯著變化。此前,報紙所做的數字媒介渠道延伸的探索,大體屬于中國報業數字化進程的1.0階段。這個階段,一言以蔽之,就是“報紙+新媒體”,報紙辦新媒體。整體思維是報紙思維,是傳統的大眾傳播思維。報人或報社只是把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等作為報紙產品的延伸工具。

2014年前后,一部分報紙企業轉換思路,正視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產業模式不斷釋放巨大信息產業能量的廣闊前景,主動融入互聯網,另辟蹊徑,涅槃轉世。加之2015年“互聯網+”浪潮的推動,探索“互聯網+報紙”的新型數字報紙形態,成為國內報業數字化探索的最新態勢。數字報業2.0的核心是“互聯網企業辦報”,就是“互聯網+報紙”的數字報紙新業態。與過去的數字報業1.0比較來看,數字報業2.0則具有迥然不同的四個特征。

第一, 全面融入互聯網

報紙不只是從內容、渠道、經營、管理、平臺融入互聯網,而且是企業的思維、操作系統等全面融入互聯網。全面融入互聯網,企業的思維必須實現從報紙思維向互聯網思維的變革。報紙思維是一種與工業時代密切關聯的引導大眾、教育大眾的精英思維;但互聯網思維則是一種大互聯時代的“群眾是真正英雄”的用戶思維、草根思維。而數字報業2.0是“互聯網+報紙”的新型業態,它以互聯網為基礎設施和操作系統,重組包括報紙在內的傳媒資源,實現傳媒與網生代等年輕主流群體的有效聯結。因此,“互聯網+”不能“+”傳統報紙思維,也不能“+”自娛自樂的傳統媒體的既得利益,也不能“+”以報紙為中心的改版求變。互聯網思維將成為數字報業2.0新常態的基礎思考方式,互聯網邏輯將成為數字報業2.0的操作系統。如何將思維方式、操作系統從工業時代遷移到大互聯網時代,這是一大批資深報人和報紙經營者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全面融入互聯網,是要把傳統報紙的品牌、理念、團隊等生產要素,從“紙”的載體向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平臺轉移、延續。因而,具體產品形態的“去紙化”不可逆轉。新的平臺媒介不可能再以紙媒作為主體產品形態。在實際的傳媒接觸過程中,可能還會有部分50后、60后用戶,因其數字媒介素養的制約而鐘情于紙質產品。新的平臺媒介可以針對這部分老齡用戶的需要生產一定數量的紙媒產品,但“去紙化”的總體趨勢不會改變。

第二, 用戶驅動發展

數字報業2.0的動力系統,是用戶驅動發展和創新。所謂用戶驅動發展有多層含義:一是需要聚集海量用戶。這是互聯網“核島”。媒體平臺能量的聚合、裂變與釋放,需要海量用戶的聚集。數字報業2.0要通過各種互聯網應用,做大用戶規模,開發用戶數據,精準捕捉用戶需要。二是以用戶為中心,實施媒介產品的創意、開發、推廣,拓展用戶體驗。用戶思維不僅僅要體現在傳媒平臺的品牌層面,還要體現在媒介的市場定位、品牌規劃、產品研發、生產銷售、售后服務、組織設計等各個環節。用戶體驗是媒介用戶在接觸一個產品時的感知、分享、評論、情感與期望的總和。“你關心的,才是頭條”的《今日頭條》是典型的用戶需要驅動的新型媒介。三是將眾籌模式升級,構建將UGC(用戶生產內容)兼容、轉化的生產機制。用戶參與,籌人、籌智、籌創、籌品、籌道、籌錢、籌資源、籌未來,這是用戶驅動的重要方面。今天的傳媒用戶不僅僅具有社交化、本地化、移動化、個性化特點,而且是生產消費者。比如“赫芬頓郵報”就開創了一種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共享事業”,兼容用戶生產的內容是其核心方面。將分散的、多元的用戶生產內容包裝、聚合導入專業的產品框架,集結到關系媒體、內容媒體、服務媒體等不同序列,輸出到各個終端。這將是升級媒介產品眾籌模式的關鍵。

第三, 參與構建新型平臺媒體

數字報業2.0的構建,需要傳統報業顛覆自我,脫胎換骨,化蛹成蝶。經歷過思維重組、市場重定、組織重構、產品重生的報業,將逐步成為互聯網企業的一部分,與互聯網企業其他業務模塊一起,在互聯網這個高效的自組織平臺上重新定位于一個組織者,構建互聯網新型平臺媒體。“平臺型媒體(Platisher)”是指既擁有媒體的專業編輯權威性,又擁有面向用戶的平臺所特有的開放性的數字內容實體。【1】平臺型媒體是互聯網平臺與媒體雙向融合、雙向進入的產物。互聯網平臺在尋求機遇進入媒體,媒體也在伺機進入互聯網生態圈。互聯網公司構建流量基礎的需要,恰恰為傳統媒體的融合提供了巨大機遇。“驅使這種雙向互動的一個更為重要的原因是快速變化的內容分發與廣告收入結構。在移動互聯時代,要把程序化的廣告投放與手機小小的屏幕有機結合起來,需要巨大的流量基礎,需要優質的廣告載體,而廣告的載體只能是內容,無論是傳統的旗幟廣告還是原生廣告,都必須附著于多姿多彩的內容。平臺型媒體恰好滿足了對于巨大流量和優質內容這兩個方面的需求。”【2】百度百家就是平臺型媒體之一。百度百家作為用戶生成內容的UGC平臺媒體,體現出眾包機制與編輯“把關”的良好結合。作為一個內容出版平臺,百度百家組織千百萬用戶生產、上傳內容產品,向所有的內容提供者、服務者開放,但其內容生產除了合法外,還必須符合平臺的標準,取得準入資格。“平臺型媒體”的本質是一個開放性、社會性的服務平臺,也正是目前互聯網領域探索的重要走向。“平臺型媒體”構建的關鍵詞是雙向進入,開放、激活、整合和服務。以此為基礎,它可以讓所有個體或組織在上面找到自己的通道,找到能夠激發自己活力的資源,這是平臺的基本特征。只有在互聯網新型平臺媒介上,數字報業2.0才可能“生產出讓用戶離不開的、改變生活方式的優秀互聯網產品”。

第四, 重新定義企業合作伙伴,構建新的經營模式

傳媒業的經營環境已發生巨大變化,傳統廣告業正在被顛覆。尤其是電子商務和企業自媒體的不斷發展,已經讓曾經代表企業與用戶溝通、消除信息不對稱的傳統廣告業失去獨立存在的價值。集成了品牌展示、公關客服、市場營銷以及銷售實現和物流交付為一體的電商模式,實現了廣告、公關、銷售的在線一體化,導致企業依托第三方代理人的營銷傳播需求極大地萎縮。與此同時,伴隨企業自媒體平臺的構建和不斷發展,部分營銷傳播和品牌社交需求可以自我滿足,無須通過專業代理機構來完成。因此,獨立形態的廣告和公關的存在正在不斷被顛覆。這必然導致傳統報紙所賴以生存的“雙重出售”邏輯被逐步顛覆。因此,數字報業2.0必須在新的互聯網平臺上,重新定義企業合作伙伴,尋求新的良性經營模式。互聯網邏輯的核心是以開放合作的精神,擴大鏈接,構建自身的平臺生態圈。新的平臺媒體的經營重點,將轉化為對于能夠與平臺實現融合的產業資源的開放、服務與整合。這些產業資源當然也是數字報業2.0平臺開放合作的領域。在相互合作開放的基礎上,基于用戶、內容、關系、場景數據挖掘與分析,實施個性化營銷,將是構建新的經營模式的關鍵。數字報業2.0平臺有三大重要特征:一是實現全天候多終端覆蓋,不間斷提供相應的信息服務;二是從傳統的資訊服務拓展到生活方式服務;三是從大眾營銷轉化為精準服務。因此,付費服務、在線交易、交互廣告、社區服務(O2O)等不同方面,可能是新型平臺媒體探索盈利模式的幾個重要支點。

改變報紙的三種力量正在加速

數字報業2.0的形成是我國傳媒產業演變的結果。就我國的傳媒化市場進程和產業發展而言,最近十幾年,正在經歷一場“激進式變革”。這場變革的演進軌跡,大體是沿著從“新興”“趨近”,到“共存”“支配”的路徑漸次展開。【3】

數字報業2.0不僅是中國傳媒產業演進的結果,而且也是傳媒重組留給報業可持續發展的生機。在傳媒重組中構建新型媒介平臺,不斷形成基于報紙基因的內容媒介,甚至關系媒介、服務媒介,構建能夠將內容、形式、社交、場景等產品要素一體化的新型平臺媒體,可能是報業能夠在將來互聯網完全“支配”傳媒產業時血脈尚存的重要路徑。當然,報紙遷移到互聯網平臺,其間必須經過多次痛苦的蛻變。這一蛻變的路徑,除了已經走過的數字報業1.0和正在到來的2.0之外,還需要到達3.0階段,可能才能夠完全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融合,達到傳播介質的界限完全消失,達到不同產品形態在可穿戴設備、云終端、網站及相關社交媒介的自由匹配與分享,提供個性化、場景化、定制化的內容、社交、關系服務。進入這一階段,就是傳媒資源重組的高級時代,就是完成了媒介融合并且可能進入新一輪融合的智能媒體時代。

從2014年前后開始,改變報紙的各種力量正在不斷加速,形成合力,協同推進數字報業的創新升級,構建著數字報業2.0。來自用戶需要的改變壓力自不必多說,竭盡全力分享互聯網原住民的信息傳播與服務需要,成為80后、90后,乃至00后所倚重的數字傳播平臺,解決傳播渠道失靈、產品與用戶失聯,是構建數字報業2.0價值的基礎與核心要務。分享和爭奪互聯網原住民,是數字報業構建“互聯網核島”的肯綮。除了用戶核島的重構之外,至少還有三種改變報紙的力量正在加速。

來自構建新型主流媒體的意識形態整合工具重建與優化的力量正在加速

2014年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將媒介融合提升為國家戰略。這一“指導意見”要求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要遵循新聞傳播規律和新興媒體發展規律,強化互聯網思維,堅持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優勢互補、一體發展,堅持先進技術為支撐、內容建設為根本,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在內容、渠道、平臺、經營、管理等方面的深度融合,著力打造一批形態多樣、手段先進、具有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建成幾家擁有強大實力和傳播力、公信力、影響力的新型媒體集團。在某種意義上,這是一個促進數字報業2.0發展的頂層設計戰略思路。傳統報業不在融合中新生,就在融合中消失。從去年到今年,各級意識形態主管機構和所屬媒體,正在大張旗鼓地提方案、定措施,全力推進包括報紙在內的傳統媒體與互聯網的融合。也只有通過有效融合,報紙媒介才有可能成為意識形態整合、輿論引導主導工具的新型主流媒體集團的一部分。

來自傳媒新技術的創新和釋放的力量不斷加速,并改變著互聯網,形塑著數字報業2.0

新技術正改變傳媒環境,優化著互聯網的產品結構,促進著產品形態的升級和迭代,促進互聯網向下一代大互聯網演化。物聯網的發展推動著互聯網向著物和物相連、物和人相連、物和內容相連的大互聯未來邁進;云計算正在構建著媒體信息、公共服務、私人信息、移動數據的集成和“云媒體”的個人門戶化;大數據正進入到移動媒體的新聞和服務的生產過程,并作為要素之一,在內容生產、關系挖掘以及整個服務創新方面,數據都會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等新技術不斷推進著產品結構的優化與提升。從產品結構來看,互聯網為用戶主要提供四類產品:網絡接入(接入服務既包括終端這樣的硬件產品,又包括相關軟件及帶寬提供這樣的基礎服務);內容產品(PGC/UGC);關系產品(關系產品不僅可以滿足人們的互動、社交愿望,維系人們的社會關系,還可以帶來社群,也就是基于社區同好者的群體);服務產品(電子商務、在線教育、在線金融、在線醫療等)。內容產品、關系產品、服務產品是相互融通、相互支撐。如果說網絡接入是基石,關系產品是內容產品和服務產品的基礎,內容產品既滿足人們對環境認知的需求又成為社交的潤滑劑,那么服務產品是盈利模式的主要體現,它同時為內容產品與關系產品積累用戶規模與用戶數據。【4】四類產品,尤其是內容產品的生產過程中,需要內容、形式、場景、社交多重要素融合匹配,以增加用戶黏性。而互聯網內容產品的整合與匯聚、提純與精選,為數字報業2.0的互聯網融合,提供了接口與入口。數字報業2.0需要建立合理的產品結構為基礎,進行深層的業務改造,以激活內容產品的能量。

來自產業領域“互聯網+”的力量加速重構報紙的企業合作伙伴

互聯網本身是一個技術工具,是一種傳輸管道,“互聯網+”代表一種新的經濟形態,即充分發揮互聯網在生產要素配置中的優化和集成作用,將互聯網的創新成果深度融合于經濟社會各領域之中,提升實體經濟的創新力和生產力,形成更廣泛的以互聯網為基礎設施和實現工具的經濟發展新形態。最近三年,由于互聯網與移動互聯網高速發展,極大地提升了網民規模。據《第35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的數據表明,截至2014年底,我國網民規模達6.49億,互聯網普及率為47.9%;手機網民規模達5.57億,使用手機上網的人群占比達85.8%。存在這樣一個巨大的用戶基礎,才有可能形成5.6億人24小時不間斷地和周邊的傳統行業保持實時連接,奠定了“互聯網+”的基礎。“互聯網+”不是中心控制式的、吸收聚集數據的一個節點,而是要“催化數據流通運轉激活信息能源”,成為“連接一切能源的發動機”;“互聯網+”如同電的發明,是一種新的能源的普遍應用,徹底改變了人類的生產生活方式,提升了人類改變世界的能力。“互聯網+”的核心是“連接”——連接一切,才能徹底引爆和激發信息能源的力量。“互聯網+”因“+”而激活“信息能源”,形成推動社會、生產發展的主要動能。尤其是2015年3月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將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之后,方興未艾的“互聯網+”與傳統產業不斷融合,已經在民生、醫療、教育、交通、金融等領域形成新的業態。傳統的第一產業、第二產業、第三產業和信息服務業,不斷被“互聯網+”浪潮所改變、重組和提升。“互聯網+”形成的新業態,將是數字報業2.0連接、開放、整合、服務,開拓發展基礎、構建盈利模式的嶄新領域。

四種模式的實踐與探索

中國的數字報業2.0已經初露端倪。浙江報業、上海報業、廣州日報、湖北日報及其他傳媒組織已經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探索。

比較而言,走得最快最遠的是浙報傳媒。2013年下半年,浙報傳媒調整了戰略思路,實施嶄新的發展定位,要將浙報傳媒建設成為國內一流的傳媒集團和文化產業戰略投資者,構建互聯網樞紐型傳媒集團。據此,致力于實現“三個轉變”,建設“四大產品線”,完成“三大工程”,推動互聯網樞紐性傳媒集團的轉型升級。所謂“三個轉變”,即由報紙讀者向多元用戶轉變;由大眾化傳播向分眾化傳播轉變;由提供單一新聞資訊向以綜合文化服務為主的互聯網樞紐型傳媒集團轉變。通過這三個轉變,初步確立互聯網樞紐型平臺的方向。

所謂“四大產品線”,即新聞傳媒:推進媒體集群建設,打造現代數字媒體產品矩陣,實現用戶的全媒體覆蓋,逐漸形成若干具有全國影響力的傳媒新產品;資訊服務:加快垂直性、專業性的資訊類媒體的科學合理布局,實現分眾化的精準營銷;互動娛樂:以邊鋒平臺作為休閑娛樂游戲核心平臺,以資本為紐帶,加快布局網絡閱讀、影視、動漫、游戲和視頻項目,全力打造數字娛樂產業鏈;O2O 商業服務:突破傳統媒體單一的廣告盈利模式,探索符合互聯網特質的新型傳媒運營模式。已布局了社區電商、網絡醫院、網上掛號平臺、遠程會診、數據庫的建設,延伸發展養老產業。

所謂“三大工程”,即用戶工程:自主建設和投資并購并舉,發展一批集PC、移動、互聯網電視三位一體的新媒體集群。轉型工程:重點推進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的融合發展,開展邊鋒網絡平臺整合發展和創新提升,加快建設全媒體產品矩陣和地方生活門戶;搭建社區電商平臺,啟動建設老年服務產業平臺、美術產業平臺和網絡醫院,推進地方文化產業布局和建設;著力推進數字體育發展項目、網絡彩票項目等。數字娛樂工程:提升和發展邊鋒休閑娛樂產業;加快布局影視、互聯網視頻和動漫產業;建設完整的數字娛樂產業鏈。

上海報業集團于2013年組建伊始,就圍繞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以建設綜合數據處理平臺為目標,進行資源重組、產業布局、發展模式和體制機制的頂層設計,確定未來的發展方向就是建設成為大型的綜合數據處理平臺。其新媒體戰略集中于平臺戰略和跨界戰略。在戰略的執行層面,主要抓三類平臺的集聚和培養:一是優化已有平臺。新版解放網定位于解放日報官方新聞網站,著力打造黨報向新媒體轉型的樞紐和平臺。新版文匯網則定位于凸顯人文特色的“輕網站”,搭建教育、科研、醫療衛生領域高端人群傳播交流的平臺。新民網作為上海本地流量最大的原創新聞網站,通過改版,著力呼應主報的民生、民意的特色定位。二是借力大平臺。與國內三大互聯網公司(BAT)合作,借船出海。例如,與百度合作運營百度新聞上海頻道;新聞晨報與騰訊合資打造大申網。三是自建新平臺。圍繞內容原創這個核心能力,探索基于模式創新和互聯網規律的新型產品。在自建的新平臺上,上海報業先后推出了三大新產品:“澎湃新聞”通過優質原創內容來吸引流量,通過海量用戶來獲取廣告收入,做原創的、互動的、嚴肅的、有思想和價值觀的、針對都市中高端人群的政經類新聞產品;“上海觀察”把上海本地的黨政干部、城市利益相關者和關注上海的境內外人士作為目標用戶,做資訊類深度閱讀產品,以高度專業化的內容和精準服務獲得用戶付費收入;“界面”則是一個互聯網金融信息服務平臺,為個人及機構投資者提供具備影響資本市場能力的包括新聞網站、移動客戶端、微博和微信產品、定制信息產品以及信息推送產品在內的信息服務。2015年4月,上海報業集團進一步提出要毫不遲疑地互聯網化,以“互聯網+”顛覆式的方法去破局,推進“互聯網產品+互聯網機制+互聯網環境”三位一體的深度融合;要把傳統報紙的品牌、理念、團隊等生產要素從“紙”的載體向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平臺去轉移、延續。【5】

廣州日報于2013年開始定位于“一流全媒體傳播、互動、服務平臺”,實施包括產業化、平臺化、移動化和大數據在內的“三化一大”戰略,向互聯網媒體平臺遷移。所謂“產業化”是利用媒體資源進行相應的產業化延伸,比如發行公司開拓物流業務,與電商合作進行物流配送;“平臺化”立足打造新的營運平臺,如尋求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戶外廣告等廣告平臺的拓展,集團可以積極參股、并購此類項目;“移動化”則著眼于移動互聯網發展實施新的戰略;所謂“大數據”在于利用數據挖掘技術開展數據分析業務,嘗試拓展精準化的營銷和個性化的內容服務。2014年12月,廣州日報的互聯網遷移戰略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正式上線運營“中央編輯部”。該部由夜班編輯中心、大洋網、全媒體中心、音視頻部、數字新聞實驗室等部門組成,構建了跨越紙媒和新媒體的新聞統籌平臺,它將把新聞生產帶入“滾動采集、滾動發布,統一指揮、統一把關,多元呈現、多媒傳播”的融合發展新階段。在“中央編輯部”上線當天,全新升級的大洋網也同時推出。升級后的大洋網致力于探索媒體融合發展的新模式,形成“新聞傳播+政務服務+整合營銷+互動娛樂”等業務板塊的新格局,打造媒體融合的試驗田和新媒體發展的孵化平臺。此外,廣州日報新聞APP也將全新升級,力爭帶給用戶更精致的界面、更友好的體驗;數字新聞實驗室將在大數據中抽絲剝繭,揭示新聞背后的世界,為中央編輯部和大洋網提供數據流支持。

湖北日報傳媒集團于2014年7月發布全新發展規劃,將未來6年集團發展目標定位于“一流的互聯網媒體傳播、互動、文化、服務平臺”。新規劃突出強調,要構建“1+4”的“一流互聯網媒體發展大平臺”。其中“1”是核心,也就是“中央協作指揮平臺”;“4”則分別指大數據分析應用平臺、內容生產平臺、移動媒體集約平臺、數字娛樂出版平臺。通過“1+4”的“一流互聯網媒體發展大平臺”建設,建成傳統媒體與新興媒體融為一體的“我就是你,你就是我”的大型綜合數據處理平臺,實現傳統報紙向互聯網媒體的全面轉移。為此,集團要實現移動化、平臺化、大數據化發展,在規劃期內,要逐步實施“一戶四化”五大工程。“一戶四化”即“用戶工程”:互聯網媒介平臺與多元化產業平臺,都將植根于用戶、服務于用戶,以用戶為中心,實現可持續發展。因此,完成報紙讀者向垂直用戶的轉型,做大包括線上報紙、線上期刊、PC網、移動網的用戶在內的有效用戶規模,是集團的重大基礎性工程。重點發展一批集PC、移動、互聯網電視三位一體的互聯網媒體規模用戶。“互聯網媒體化工程”:構建互聯網媒體大平臺建設工程,這是轉型升級的重點工程。“產業化工程”:發展文化相關產業集群、信息服務產業集群、文化“走出去”產業集群、泛文化產業集群和集團產業集群發展生態圈等“四群一圈”。“公司化工程”:從管控模式、授權體系、全面預算管理、績效考核、人力資源管理、品牌戰略管理等現代企業管理體系的不同方面,實施市場機制再造。“資本化工程”:構建運行良好的投融資平臺與健康的資本平臺管理機制。通過實施“一戶四化”工程,實現七個“基本再造”,即規模用戶再造、核心媒介平臺再造、產品與用戶連接關系(有效信息消費關系)再造、產業生態圈再造、管理和生產人才再造、企業市場創新機制再造。

此外,在筆者所掌握的有限調查資料中,從2014年到今年上半年,南方都市報、成都商報、都市消費晨報、寧波日報、重慶商報、京華時報、半島都市報等市場化程度較高的報紙,也開始大踏步探索全面融入互聯網,以“生產出讓用戶離不開的、改變生活方式的優秀互聯網產品”為階段目標,不斷貼近互聯網、融入互聯網、變身互聯網。這些,都讓數字報業2.0成為中國報業數字化轉型新階段的重要戰略走向。

上述探索,盡管剛剛起步,但卻從思維、邏輯、操作系統、平臺基礎框架、用戶規模等更深層次努力向互聯網遷移。個別起步較早的數字報業2.0新業態探索者,已經開始初見成效。例如,2014年浙報傳媒逆市上揚。在紙媒衰落的大環境下,浙報傳媒實現了高增長的盈利,這無疑是數字報業2.0新生兒的第一聲振奮人心的響亮宣告。

數字報業2.0是一種“互聯網+報紙”時代的新型數字報紙業態,它充分釋放出因“+”而激活“信息能源”,不斷吸納、融合、開放、連接媒介融合與媒介資源重組而激活的產業資源,不斷重構數字報紙的內容、渠道、平臺、營銷、管理,開始呈現出蓬勃的生命力。

(作者:武漢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武漢大學媒體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本文屬于國家社科基金項目《“三網融合”背景下中國報業組織結構轉型研究》(10BXW013)中期成果之一。

注釋

[1][2]杰羅姆.平臺型媒體,科技與媒體纏斗百年再平衡.鈦媒體網:http://www.tmtpost.com/177842.html.

[3]呂尚彬.漸進性演變,還是激進性變革?——我國報業數字化演變軌跡的思考.中國報業.2012(8)期.人大報刊復印資料《新聞與傳播》.2012(11).

[4]彭蘭.“內容”轉型為“產品”的三條線索.編輯之友.2015(4).

[5]上報集團掌門裘新:傳統報業轉型要顛覆式破局,關掉部門比裁員10%容易.虎嗅網.http://www.huxiu.com/article/113984/1.html.